🌸 正义之辩——随录(四)

本文对应课程视频P2的下半部分。

继续质问功利主义

image-20200414201255452

关于功利主义的反对意见的第二点,Sandel做了两个补充:

第一问已经在上一讲中有所探讨。本讲主要探讨的是第二问,以及关于少数人权利的保障问题。

功利主义的改良

晚期的功利主义哲学家约翰·斯图尔特·米尔(Mill)试图回应上述质疑。Mill在衡量「幸福」时纳入人性的考量,包括对快乐的高下的区分,以及少数人权力等。

快乐的高下之分

Bentham认为,快乐无所谓高下。但这一论断引起很多质疑:罗马人在角斗场中围观基督徒被折磨致死,成千上万的罗马人能享受着这血腥的快乐,——那么这个基督徒就该牺牲吗?

Mill坚决捍卫功利主义的基本论点:一切道德的标准都应该以人的欲望为出发点。但是,他也同时认为快乐需要区分,而标准就是:如果你尝试过了这两者,那么你总会自然地认同崇高的那一种。课堂中大部分人的共识是,如果有低俗短暂但高强度的欢愉感(如看搞笑动画片Simpson’s Family),那么我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之,这是人的动物性本能决定的;但如果我们需要一种欢愉伴随我们一生,我们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更well-educated、更深沉、更崇高、更有人性的的乐趣(如阅读莎士比亚)。即便我们暂时被「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诱惑,我们也依然知道去美术馆、音乐厅是更高尚的乐趣。这样,快乐的高下就得到了区分。

少数人的利益

Mill认为,任何建立在虚无缥缈的想象的基础上的标准(如道德分类论所说的绝对标准)都是没有意义的,除非它们以利益为基础,利益是维系所有道德的关键。

也就是说,少数人的利益应当被得到尊重,——但这同样也是建立在「整体利益最大化」的基础上的。Mill指出,一旦考虑人类更长远的利益,考虑我们所有的前进目标,如果我们执行正义、尊重人的权利(无论多数人还是少数人),长远来看,社会整体将变得更好。

然而,这个论点有点「为了把自己的理论普适化,无限扩大了理论内涵」的意味了,——它并没有对电车难题、女王起诉案等困境问题做出明确的选择。Mill对于正义和人权的解释是否不慎跨出了功利主义的边界?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先搞清楚它的另一边是什么样的。

参考资料

Powered by Jekyll and Theme by sol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