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义之辩——随录(六)

本文对应课程视频P3的下半部分。

政府权利

在Self-Possesstion原则基础上,自由意志论者们进一步指出,许多我们习以为常的属于政府的权利实际上并不是:如保证社会安全的家长式立法、强制收取养老保险等。甚至,像消防队这种集体服务都是不合理的:这相当于一种强制性的「集体保险」,总有人在为其他人房子着火买单。因此,消防队等设施原则上也可以独立出来,只为那些付钱的客户提供服务。

如果说自由意志论者的屁股是资产阶级的,那他们关于政府权利的这些论述或多或少有点走火入魔了,因为穷人是不可能去为自己单独购买养老保险、救火保险的,而资产阶级为了保全自己的财富,往往会为这些买单。最终,资产阶级的付出反而会比政府权利更大时更多,因为政府权利大时是让整个社会为这些买单,每个人所缴的费用反而较少。

分级课税制度与民主

自由意志论者不同意分级课税制度是正当的。像穷人更需要钱、富人需要回报社会等反对理由都被自由意志论者轻易用自主权和两个正义性原则反驳回去了。一个有意思的反对理由是有关民主制度的:分级课税制度是通过民主立法程序决定的,这表明了它符合多数人的意愿;富人等少数人如果不同意,大可以投票选出符合自己心意的国会议员,让他们在立法会议上为自己的利益发声。而自由意志论者反驳道,不是所有事情都能通过民主决定,民主的权力应该得到限制,涉及基本原则的问题应该写入宪法,不得交给民主程序,否则将会演变为多数人的暴政。分级课税制度侵犯了富人的Self-Possesstion的基本权利,它和言论自由、宗教自由一样,本身就不应该在国会中讨论。这样,自由意志论者把以民主为由的质疑又消解了。

自由意志论的两个「事实」

再次回顾,自由意志论者的逻辑基于以下两个(他们认为)不言自明的事实:

然而,这两个事实真的站得住脚吗?

人拥有完全的自主权吗?

人在世界上不可能是孤立的存在,人是社会的动物。人只要在社会中生活,只要做出决定,就不可能不受他人影响,也不可能不影响他人。我们做任何事,都要考虑身边的人,不能沉溺在以「自主权」为由的虚伪自私的自由中。

富人们获得财富真的完全正义吗?

自由意志论者们对于富人、对于资本家的幻想过于天真。

从历史上看,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财富的原始积累就是一部非洲/美洲原住民的血泪史,充斥着肮脏的谎言、残酷的剥削甚至血腥的屠杀。枪口抵着工人/奴隶的太阳穴让他在自己的工厂/种植园工作,同时付给他少得可怜、连基本生活都难以维持的工资,——这些人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吗?

另一方面,现代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大公司,其内部的资本所有权与控制权分离,拥有所有权的资本家一般不再直接经营和管理企业,而是靠手中拥有和掌握的企业股票等有价证券的利息收入卫生,最终成为以剪息票为生的食利者。这些人无需任何的所谓「努力工作」,就能空手套白狼式地捞取底层民众难以想象的巨额财富,还能通过各种手段将其完好无损地传给后代,从而发展出名副其实的「世袭资本家家族」。这些人获得的财富有任何正义可言吗?

哪怕是那些通常意义上所谓「白手起家」,依靠「诚实劳动、合法经营」获得大量财富的人,他们的发家过程难道就个个毫无污点可言吗?面对投机倒把、人情交换、剥削员工、威逼利诱利益相关人士、贿赂或变相贿赂政府官员等破坏正义的行为,他们都像纯洁无暇的白莲花一般毫不动摇吗?

因此,自由意志论者的逻辑基点是有重大漏洞的。

参考资料

Powered by Jekyll and Theme by sol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