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义之辩——随录(七)

本文对应课程视频P4的上半部分。

自然状态与自然权利

英国经验论哲学家John Locke认为,人的自由不是完全的。在自然和自由的状态下,甚至说在政府、立法会出现之前,仍有某种自然规范约束着人们。这种约束来自于人们的「自然权利」,包括生命权、自由和个人财产权。人们既不能出卖、放弃自己的这些权利,也不能侵犯他人的这些权利。

为什么这些所谓「自然权利」是特殊的呢?为什么唯独它们是unalienable(不可分离)的呢?Locke认为,这样的限制看似剥夺了自由,实际上则是让权利更深刻、更牢固地属于个体。通俗地讲,就是「自由不能以失去自由为代价」。

私人财产与劳动、土地

Locke认为,把我们的劳务和无主物结合,就能使后者变成我们自己的个人财产。例如,池塘中的鱼是大自然中的无主物,但只要某人用自己的劳动将其捕获,这鱼就变成了他的个人财产。

进一步地,我们获得的财产不只是大地产出的果实,也包括土地本身。

只要人们能够翻土、种植、改良、培养、使用这块土地,这就是他的财产。这土地是他用自己的劳动获得的。

John Locke

因此,在私有财产的问题上,Locke的观点与自由意志论者的观点是有很强的兼容性的。因为我们拥有自己的所有权,所以我们拥有自己的劳动和劳动果实,也拥有我们耕种和使用的土地。

财产权真的是「自然权利」吗?

前面提到,Locke认为,财产权是「自然权利」的一种,哪怕在政府出现之前、人们没有明确普遍共识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但现实往往并不像理论这么泾渭分明。一个典型的触碰到财产权边界的例子就是「知识产权」。目前,世界各国之间没有形成有关知识产权的共识,因此催生了跨国的盗版产品、仿制药等一系列灰色产业,这些灰色产业很难在法律上给予打击。那么,Locke的观点在这里是否就失效了呢?如果仍然成立,那么政府的行为需要受到什么样的限制?这就是下一篇要讨论的内容。

参考资料

Powered by Jekyll and Theme by sol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