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义之辩——随录(十二)

本文对应课程视频P6的下半部分。

Kant的三组对比

为了回答道德基本准则的问题,Kant提出了三组对比(contrasts)(或称二元论dualism):

道德:行为动机

义务duty (√) V.S. 爱好inclination (×)

正如上节课所说,有且仅有义务动机能够赋予某种行为以道德价值。由此发生的问题是,对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来说,这种准则是否过于苛刻?即便是一般社会生活所认为的「高尚行为」(例如主动放弃因为比赛评委错判而获得的奖项),其当事人也很难说是从纯粹的义务动机出发而实施该行为,而不含任何其他杂念。Kant对此的回答是,如果同一行为由多种动机引发,那么只要义务动机是行为的原因(reason),那么该行为就是具有道德价值的。换句话说,人们可以拥有激发自己的正确行为的情绪和感情,只要它们不是行为的原因。

自由:决定自我意志的方式

自律autonomous (√) V.S. 他律heteronomous (×)

Kant指出,只有自律的行为才是自由的。之前提到,自律是依据自己给自己制定的法则行动。而这个法则是通过理性(reason)制定出来的。如果理性决定了意志,那么一直就变成了「能够自主选择、不受本性爱好或环境支配的一种力量」。因此,把Kant的道德观和自由观联系起来的是这种严格的「理性」概念。

理性:决定意志的命令

绝对命令categorical imperatives (√) V.S. 假言命令hypothetical imperatives (×)

Kant认为存在两种不同的理性律令(commands of reason),他将其称作命令(imperative)。

假言命令指的是,运用工具理性(如果要达成X,就要先做Y)得到的命令。例如,商家为了保全自己的「信誉」,就必须给顾客足额地找回零钱;否则,一旦事情传出去,就会丧失生意。显然,这种手段-目的式的推理是有悖于Kant道德观的——它将Y当作达成X的手段。

绝对命令指的是,当某种行为因其本身是好的,而向行为主体索要的一种理性意志。它要求完全独立,与任何其他目的无关。

道德的最高准则

Kant提出了三种绝对命令的形式,本课中提到了其中两种。

普遍法则形式

第一种是普遍法则形式(the formula of universal law):仅仅依据那些你可以且愿意把它视为普遍法则的准则(maxim)行事。这里的「准则」指的是解释行为原因的规则(rule)或原则(principle)。

什么叫「普遍法则」呢?就是尝试将其一般化,如果这一行为一般化之后会消解其自身,它就不是普遍的。例如,「对别人许下虚假承诺」这一行为就不是普遍的,因为一旦所有人都不信守承诺,就不会有人许诺了,——这就消解掉了「许下虚假承诺」这一行为本身。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不去许下虚假承诺,并不是因为「一旦一般化这一行为之后就会导致无人许诺这类糟糕后果」(这也是Mill对Kant的误解)。普遍法则形式只是一种「测试」,一种用于判断某种行为准则是否是绝对命令的测试,一种用于判断有没有把自己的需求和欲望看得比他人的更重的测试(这也是隐藏在一般化检验背后的道德直觉)。我们行事的准则依然是绝对命令。

人为目的形式

第二种是人为目的形式(the formula of humanity as an end)。

我们不能把绝对命令建立在任何特殊的利益、意图、或目的之上。因为那样,它就仅与目的所属的个体有关了。但假设,某个事物存在本身就具有绝对价值,就具有目的性,那么它自己本身,就有可能是一个绝对命令的基础。

……

我认为人类以及一般意义上的理性存在(rational being), 自身就作为目的存在,而不仅仅是被各种意志肆意利用的手段。

Kant

这里,Kant就明确地区分了人格(persons)的概念和物格(things)的概念:二者之间的鸿沟就是「理性」。理性存在不仅对我们来说具有相对价值(或者说手段价值、利用价值),而且他们本身也具有绝对价值、内在价值。也就是说,理性存在是有尊严(dignity)的,它们值得尊敬(reverence)或尊重(respect)。这就引出了Kant对认为目的形式的表述:

不论对待自己还是他人,人格中的人性永远不要只把它们当作手段,而应视为目的

Kant

换句话说,作为理性存在的人就是目的本身,而不能仅仅作为手段。而当我们把他人当作手段去利用时,就没能够尊重他人的人格和尊严。因此,Kant认为,杀害他人和自杀都是违背道德的。因为二者都是在利用「那个人」,把人当作手段来利用,亵渎了「那个人」的尊严。

「尊重」与「爱」是不同的,与同情、团结或利他主义也不相同。「爱」等情感往往依附于某些个特定的对象,但Kant眼中的「尊重」就是去尊重普遍人性,尊重普遍理性能力和人格。

仍有学生质疑Kant的标准过于严苛:在社会分工高度分化的今天,我们每天都在不经意间把他人当作手段:例如利用收银员购买商品、利用服务员点餐等。这些场景下,我们有没有违背Kant的道德标准呢?Sandel指出,只要我们在将他人当作手段的过程中尊重他人的尊严和人格,就没有违背道德;而「尊重他人」这一行为正是绝对命令的要求。

意志的自律

这是本课中没有提到的最后一条命令形式,涵义如下:

全部准则通过立法而和可能的目的王国相一致,如像自然王国一样。

Kant

这是从整体上对全部准则作完整的规定。它所表达的涵义实际上就是「意志的自律」:人既是道德法则的制定者,又是其执行者。故而,人是自由的。动物听任本能的摆布,而人则由道德律统率,克服欲望的支配从而使人超脱于动物。诚如梯利所言:“道德规律表现人的最内在的自我,道德规律是他的命令,是每一个有理性的人的命令。人要求遵守道德规律,也就是他的自律。

汪行福


Kant的思想太深邃了,这两节课的内容提纲挈领,给了我一个大概的轮廓。具体细节上,我还有相当多的疑惑,需要通过阅读原典解决。

不过,就整体上看,Kant对道德准则的探索是否过于执着于追求一个特定的、贯通东西与古今的标准了呢?从理论自洽的角度看,Kant的道德准则必须是存在且唯一的,也只能是普遍人类理性的果实——否则将会倒向道德的相对化,进而导致虚无。但是,这样的道德准则是否意味着奴隶制及之前的社会形态中,人都没有人格?现实中看,「普遍理性生成唯一准则」这一结论也显得不切实际,说所有人都具有同样的超脱立场与经历的理性能力也难以令人信服。

不过以上疑惑也可能是我的误解,但愿能在以后的学习中消弭。

参考资料

Powered by Jekyll and Theme by sol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