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义之辩——随录(十三)

本文对应课程视频P7的上半部分。

义务、自律与纯粹理性

Kant哲学中,「义务」与「自律」是两个核心的概念。他将这样这一对看似对立的概念统一在了一起。这是因为,履行义务其实就是在遵循自己给自己制定的规则,也就是自律

我并不因为遵守法则而崇高,而是因为我所遵循的这一法则,是我自主决定、自愿服从的。

Kant

那么,世界上有多少种「自给的道德法则」呢?Kant认为,如果我们都自觉地出于自己的道德心,自主选择道德法则,我们就一定会提出同一套超脱主观条件的至高无上的道德法则。这是因为,当我们选择时,并不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在为自己选择,而是那一个不受外界影响的「纯粹理性」在选择。

绝对命令和道德为何存在

Kant认为,若要说明绝对命令和道德的存在性,首先要区分两种解释人类体验的论点。一方面,作为体验的客体(object),「我」属于感官世界,在那里,「我」的行为受到自然法则以及因果规律的支配;另一方面,作为体验的主体(subject),「我」属于理智世界,在那里,独立于自然法则,我可以自主地按照自己制定的法则行事。Kant指出,只有从第二种论点出发,我们才能认定自己是自由的。

当我们认为自己是自由的时候,我们就将自己转换为理智世界的成员,并意识到意志的自主性。

Kant

正是因为同时存在「必要性领域(necessity realm)」和「自由领域(freedom realm)」又称这两个领域,所以我们所做的(what we do)和我们应该做的(what we ought to do)存在着天然的鸿沟。 由此,Kant得出道德不等同于经验主义的基本结论。道德与这个充斥着经验主义的世界存在着一堵无形的隔离墙;无论科学发现了什么,都无法改变道德;没有任何科学发现能够揭示道德真相。

门外杀手的诘问

考虑这样一个困难情形:有一位朋友为了躲避追杀,藏在你的家里;现在杀手找上门来,敲响了你的房门,问你朋友在不在这里。这时,应该如何回答?

显然,任何精神正常的人都不会无动于衷地说出「他在这里」,并等着杀手破门而入。绝大部分人的选择是,撒谎,说一个善意的谎言(white lie)。那么,视道德准则高于一切的Kant会做何选择呢?Kant回答说,我不会因为行为可能导致的后果而改变我的选择;而「不说谎」是最高道德准则之一,所以我不会说谎。按照Kant的行事法则,要是不想让朋友遭遇不幸,只能找到一种既不用撒谎也能避免最坏结果的解决办法。

有学生说,应当在朋友进门避难前,就告知他,「我会说实话,到那时你需要从后门逃走」。也有学生说,可以回答「我不知道他在哪里」(这确实不是谎言,因为朋友可能躲在了衣橱的某个角落,我确实不掌握他的具体位置),以此误导杀手。

那么,直接的谎言和有误导性的真话,存在道德上的差异吗?有人认为没有差异,因为它们都是从行为导致的结果出发而做出的选择,行事动机是相同的。而按照Kant的观点,二者是存在差别的。因为即便二者都有着「让朋友脱离险境」的外在动机,说误导性的真话时,仍在心中保持着对最高道德准则的敬意,这或多或少也是动机之一。在这一点上,谎言是缺失的。

这里我想补充一点,并不是只要说真话,就一定是道德的。比如在这个例子中,直接说「他在这里」的真话也是违背道德的,因为这种行为「背叛朋友」。按照一般化原则,如果每个人在同样情景下都把朋友的生命拱手相让,就不会再有人结交朋友了,更不会有人到朋友家里避难。这就消解了行为本身。

做个有道德的人,真难。

参考资料

Powered by Jekyll and Theme by sol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