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义之辩——随录(十五)

本文对应课程视频P8的上半部分。

「无知之幕」遵循的原则

之前提到,只有在「无知之幕」这一假定的条件下,才能让人们达成公平正义的协议。本次课讨论的是,人们在「无知之幕」的背后,应当遵循怎样的讨论原则。Rawls给出了两点:

第二条原则是本课讨论的重点。Michael Jordan和Bill Gates坐拥数以亿计的资产,这是否是公平的?Rawls认为,这要看他们的收入是否是一个系统性的分配机制的一部分,而这个机制能让包括最不利群体在内的所有人都受益。

公正的社会财富分配

随后的将近二十分钟里,Sandel和学生展开了激烈的辩论。Rawls认为,社会财富分配的最重要原则应该是「尽量避免道德偶然性因素的影响」。

例如,如今已经被扔进历史垃圾堆的封建贵族制度,其资源分配几乎完全仰仗于「投胎」这一偶然事件。如果投胎投到世袭贵族家里,那么就能享受一辈子荣华富贵;而如果投胎到平民家里,就只能苟且活命,也没有任何阶级上升的通道。如果把人生比作赛跑,那么这就相当于根本不给平民跑的机会。

基于对贵族制度的批判,人们建立了价值导向的制度,即按照人的最终发展程度,或者说为社会创造的价值量来分配资源。但是,社会中各个家庭的条件存在巨大差异,富裕家庭的孩子更容易获得受教育和发展的机会,而穷人家的孩子即便非常努力也难以进入顶级学府。也就是说,这一制度也没有解决「投胎」和「幸运」等偶然性对分配的影响。换句话说,虽然所有的孩子都能够参加赛跑了,但他们并不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进一步地,人们提出了公平的精英体制社会,即让所有的孩子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为达到这一点,就需要收入的再分配。例如,一个普遍的措施就是对富人课重税,并将其投入到对穷人家孩子的教育补贴中。

但Rawls还指出,这种精英体制仍然不公平,因为这不能消弭「先天差异」(也就是天赋)带来的偶然性:所有人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时,更有跑步天赋的人会更轻松地跑在前面;而资质平平的孩子即便非常努力也可能被甩得很远。这该怎么办呢?有人认为应当给那些天才绑上沙袋,限制他们的发挥——这对现代社会来说显然是愚蠢的,这几乎消解了比赛的意义。因此,更具可行性得办法是,仍然鼓励那些有天分的人运用天赋,但削减天才们或者其他偶然的幸运儿能享受到的权利。这也是「差异原则」的真谛。

不得不说老美顶级院校里的学生还是有不少信仰精英体制的,以为努力可以改变一切。结果Sandel教授做了一个小测试就让他们哑口无言:不说家庭经济条件这类显然会起到很大作用的偶然因素,心理学研究表明,就连「出生次序」都会对人的努力程度、自我认知造成很大影响。Sandel让在家中是老大的学生举手——结果绝大多数学生都举起了手。换句话说,哈佛的学生中可能只有两成左右的学生不是老大。而出生次序当然不属于个人努力所能及的范畴。

参考资料

Powered by Jekyll and Theme by solid
皖ICP备202100541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