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义之辩——随录(十六)

本文对应课程视频P8的下半部分。

三种分配思路

上次课讨论了三种分配思路,这里再做个概括。

Sandel又给出了两个鲜明的对比:美国学校老师的平均年薪约为42 000刀,而脱口秀主持人David Letterman却能达到31 000 000刀;美国普通法官的年薪约为200 000刀,而TV Show里的Judge Judy却能拿到25 000 000刀。这公平吗?按照Rawls的说法,这取决于这些富人能否被公平地征税,使得那些最底层的人群也能获益。

针对差异原则的三个反对意见

缺少激励

如果保证结果上的平等,可能导致平均主义。但支持Rawls的人指出,差异原则的核心是,人们应当找到差异与激励的平衡点:

在天赋上占优势者, 不能仅仅因为天分较高而得益,而只能用来抵消训练和教育花费,并利用他们的天赋,帮助较不利者得益。

Rawls

换句话说,如果社会从天才那里拿走太多,最终损失的是不利群体的利益,这是不符合差异原则的。因此,「缺少激励」并不是决定性反对意见。

损害自我拥有

自由主义经济学家Milton Friedman提出:人生本就不公平,如果政府要纠正自然所造成的不公平这一信念,就必须让所有人都在同样的终点结束赛跑,而这将成为灾难。Rawls反驳了这一论点:

自然天赋的分配无所谓公平或不公平,人降生在这一社会的任一位置也说不上公正与否:这些只是自然的事实。决定是否公正的是制度和处理这些事实的方式

Rawls

还有自由主义者提出,强制的征税、强制让天赋者帮助其他人,是国家层面的盗窃和抢劫,这损害了人的自我拥有。Rawls对此的回答是,我们或许根本就没有自我拥有权。这并不意味着国家是个人的主人、国家能够操纵个人生活(这违背了无知之幕「基于平等自由的原则」)。Rawls是认为,在自由市场经济中,我们需要尊重他人、可以维护自己的权利,但却不需要坚持天赋的自我拥有。

努力与分配

精英主义的拥护者们也提出了反驳:平等主义如何在分配中体现个人努力?这是一种很常见的反对意见。但Sandel指出,这一反驳有两个重大漏洞:

接下来,假设精英主义者转变观点,认为应该按照贡献进行分配,并进而反驳道,按照Rawls的说法,「道德应得」与「公平分配」是否没有关系?Rawls的回答是,「就是没有关系」。

什么是「道德应得(moral dessert)」?其实就是所谓「按贡献大小」分配。Michael Jordan拥有无可比拟的篮球天赋,许多人喜欢看他打球,于是他道德上应当获得巨额的财富;或者说,他赢取这些财富时问心无愧。

按照道德应得进行分配看起来非常合理,但Rawls拒绝这种观念。相对地,Rawls提出了「合理期望(legitimate expectation)」的概念。一个简单的例子是,某人去买彩票,中了头奖,他是否应当心安理得地去领奖?如果按照「道德应得」的分配原则,他就不会那么坦荡,——他没有做出什么贡献,中头奖纯粹是因为运气。但是,他确实可以合法地期望「我中奖并获得奖金」。

此外,还有另一个更深刻的反对按照「道德应得」进行分配的意见:哪怕个人的天资、努力都是自己应得的,能依靠这些天资和努力做出什么样的贡献、社会会如何评价这些贡献,仍然是与自己无关的。例如,David Letterman擅长讲笑话,于是他在美国做脱口秀赢得了大量的人气,赚取了大量的财富。但是,如果他出生在战乱、贫困的国家,他还能做出同样的贡献、获得同样的财富和社会地位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同时,社会条件是否与个人天资和努力相称,也不是个人所能掌控的,也属于道德偶然因素。这样一来,按照「道德应得」进行分配,就不那么具有说服力了。

那么,Letterman的价值在战乱社会的价值是否就减少了呢?Rawls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还进一步指出,对于那些缺乏影响力的、仅拥有不太契合于社会需要的天赋的人而言,道理也是一样的,我们不应当根据「道德应得」,而是根据「合理期望」进行分配。Sandel告诫在场的学子们,他们确实因为自身的天赋和努力进入到了顶级学府,但千万不要自负地错误地认为,所在地社会本就应当推崇他们所拥有的天赋。

这也是我幼时思考过的问题——为什么那些大老板、大商人能获得巨额的财富和回报,但同等级的科学家、工程师却没有获得同等的待遇?难道在当今的世界,创业、经商的能力就比科研、工程的天赋更有价值吗?这样的分配公平吗?按照Rawls的思路,这是不公平的——这些能力、天赋和贡献应当被同等地对待。

下节课将讨论平权法案的相关问题。

参考资料

Powered by Jekyll and Theme by sol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