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义之辩——随录(十七)

本文对应课程视频P9的上半部分。

机会公平

本次课主要讨论「道德应得」与机会公平。现在美国有部分学校实行平权法案录取政策,即将人种和民族背景纳入到录取资格的审核当中,而不仅仅看考试成绩。这样,就有部分非裔、拉丁裔学生尽管成绩比部分白人学生低,但却得到了录取,而那些白人就会被拒之门外。

针对这一事件,课堂进行了激烈的辩论。辩论中主要出现了三类维护平权法案的观点:

「合法期望」是对正义标准的回避吗?

在我看来,这次课的内容略有诡辩之嫌。如果撇开Rawls的理论和推理,只看Sandel的结论,就似乎是一种这样的论调:哈佛大学的录取标准爱咋定咋定,民众无权干涉其制定,甚至无权质疑其正义性。只要哈佛大学能对自己的录取标准自圆其说,就应该予以承认和执行;哪怕是诸如「多元性」这类传统意义上不应纳入个人评价范畴的标准,都不能予以批驳——否则就是在按照「道德应得」行事。

但是如果看到Rawls对「道德应得」分配原则的批判思路(见上一讲),又会感到确实不应当把个人努力和成就作为唯一评价标准。但是,把「多元性」也纳入到录取标准中,是否也有过分扩大其内涵之嫌?这是否会伤害更多学生追求幸福的积极性?

总之,在听下一课之前,我还是偏向于纠正论的观点。但是,这个纠正不应当是统计意义上的「纠正」,即「统计意义上黑人等少数族裔的条件较差,所以应当降低所有黑人的录取标准」,而应该是建立在细致调查评估基础上的「精准扶贫」。当然,这种制度是理想状态下的,如何量化不平等、如何避免黑箱操作,都是几乎无解的难题。

I have a dream that my four little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

Martin Luther King, Jr.

下节课将继续探讨这些话题。

参考资料

Powered by Jekyll and Theme by sol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