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义之辩——随录(十八)

本文对应课程视频P9的下半部分。

公正与道德应得再讨论

这次课开始,将进一步阐述「为何道德应得不能成为公平分配的准则」。

一开始就有学生提出了和我在上一篇最后所写的同样的疑问:仅仅因为哈佛是一所私立学校,就可以为所欲为地制定标准并要求所有心向往之的学生服从吗?

拿哈佛的「保证学生的多元性」来说,这一原则确实保证了学校招生不会因为其标签而被「评判(judge)」(可以理解为来自刻板印象的歧视);但这是否意味着,学生们是在被以一种与道德应得无关的方式「利用(get used)」?这其实回到了我们讨论平权法案的初衷:机会公平是否应当与道德应得挂钩?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哈佛大学的拒绝申请通知信将可能包含这样的滑稽文字:

社会不需要你身上所需的特质,但这不是你的错;那些成功的申请人,也并非实至名归:他们申请成功的原因也并不值得夸耀。归根结底,我们只是将你和他们作为实现更高远社会目标的工具而已。

成功的申请人也是类似——「我们祝贺你申请成功原因,并非是钦佩你的努力和天赋,而是更类似祝贺一个人中得彩票头奖的理由」。

这看起来有点儿古怪,但实际上这牵涉到政治哲学中的一个重大议题:「将公平分配与道德应得及美德分开讨论,是否可行,是否适宜?」事实上,关于这个问题的不同回答,可以区分现代和古代的政治哲学。Rawls把道德应得和公平分配分开讨论,是基于平等主义;然而,不仅是Rawls等平等主义者,包括Kant,甚至自由主义哲学家(即使他们在福利制度等其他方面的观点各不相同)也都赞同:公正无关于美德或道德应得。这是一个非常反直觉、反东亚人民固有观念的论点。一定有什么理由使得他们在这一命题上达成共识。为了搞清楚这些,我们首先去看一看它的反面——古代政治哲学的主流观点是怎么说的。

Aristotle的正义观

古希腊哲学家Aristotle明确地表示,「公正应当与美德、价值和道德应得联系起来」。这在直觉上非常有力,但也有一些奇怪之处。

Aristotle认为,公正就是「给予人们应得之物的问题」,是「弄清楚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问题,包括他们的德行以及适当的社会角色」。

Aristotle对公正图景的刻画是朴素但深刻的。首先,什么是「应得之物」?价值或应得的相关依据是什么?

公正涉及到两个因素:事物及事物分配给的人。大体上,平等的人应当得到相等的事物。

Aristotle

那么这里的「平等的人」是指哪方面的平等?Aristotle说这取决于要分配什么;更具体地说,是取决于待分配之物的「目的」。例如,Aristotle认为最好的长笛应当被分配给最好的长笛演奏家,而不是依照财富多寡分配给富人,也不是依照社会地位分配给贵族。另一方面,分配给长笛演奏家也不是因为他们能演奏出美妙的音乐供他人欣赏(这是功利主义者的观点),而是因为这是这支长笛的「目的(telos)」。换句话说,这是以目标为出发点而做出的分配。

有人可能会问,那非人造物呢?水、土壤、空气、木材、鱼肉——这些事物是自然存在的,并没有被赋予专属人类的目的,这要如何以目的为标准分配呢?事实上,在古希腊哲学中,由目的论证法(teleological reasoning)和目的论(teleological explanation)掌控的事物并不止社会实践,自然之物也被包括在其范围之中,自然界的事物也都有其存在的秩序。这是朴素的、幼稚的古代世界观。

按照Aristotle的观点,我们在讨论平权法案的合理性时,必须考虑到其目的——大学教育的目标或结果究竟应当是什么?

我猜想,目的论放到现代社会的一个重大缺陷是,无法解释一般等价物——货币的分配。果然人类还是无法想象没见过的事物。

具体的古现代政治哲学观点辩经,下次课继续。

参考资料

Powered by Jekyll and Theme by solid